世界对非洲展开新一轮地缘战略竞争-杏鑫娱乐

世界对非洲展开新一轮地缘战略竞争

在地缘政治主导世界的背景下,全球各主要国家开始了对非洲的新一轮地缘竞争。

非洲对于地缘战略的重要性日趋凸显并非新现象。历史上,非洲曾经是多个欧美国家的殖民地,早期殖民史至今在非洲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等多个领域都留下了浓厚的痕迹。欧洲人曾将非洲大陆划分成殖民地和势力范围,随之而来的剥削和残暴被认为是现代人类历史上最肮脏的篇章之一。

近年来,非洲在全球地缘战略中重新获得了重视。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2019年5月刊登的文章中称,世界各国政府和企业正“争先恐后地赶往”非洲大陆,寻找“巨大机会”。从2010年到2016年,在非洲共开设了320个外国大使馆。

俄罗斯在非洲的影响力正在快速增长,有西方媒体的分析认为,俄罗斯正在各个战略空间挑战法国等国家在非洲的影响力。俄罗斯等国与非洲的关系产生了地缘政治回报。在2022年3月就谴责俄罗斯在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的联合国决议草案进行的表决中,有近一半的弃权票来自非洲,还有少数非洲国家投了反对票。

7月底,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非洲国家进行了为期四天的巡回访问,在埃及、刚果(布)、乌干达和埃塞俄比亚,拉夫罗夫与这些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讨论了世界粮食市场形势,解释了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并约定将与这些国家加强贸易、能源、农业和军事技术合作,以便不会被西方制裁干扰。

图 | 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访问埃及,与埃及外长舒凯里会晤

来源 | 澎湃影像

中国与非洲也有深厚的关系。1956年,中国第一次向非洲国家提供援助。1971年中国恢复了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主席曾说:“中国恢复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是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此后,中国对更多非洲国家建立了经济和技术合作关系,援建了坦赞铁路等一大批重大基础项目。

几十年来,中国已经为非洲建设了上千个成套项目基建,派遣了大量的维和部队、援非医疗队,帮助非洲国家进行建设。进入21世纪,中国继续向非洲提供援助,发展贸易与投资活动。与此同时,中国也从非洲获得了大量的能源、矿产资源以及市场空间。目前,中国与非洲的关系主要集中在经济领域。中非贸易在2021年升至历史新高——同比增长35%,总额达到2540亿美元。未来几年,非洲与中国之间的贸易额可能还会继续上升。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对此,西方国家感到有一些沮丧,因为西方国家在经济方面很难有效取代中国的影响。

中国宣布免除非洲17国23笔无息贷款债务

日前,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介绍了中国对非金融支持的最新进展。王毅表示,中非双方继续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合作,达喀尔会议以来,又建成了塞内加尔方久尼大桥、肯尼亚机场快速路、喀麦隆克里比—罗拉贝高速公路、埃及“斋月十日城”市郊铁路等一大批重大项目,有力助推非洲工业化进程。中方在达喀尔会议上做出的承诺都在克服困难干扰,稳步落实当中。

中方向非洲金融机构提供100亿美元授信额度已落实超过30亿美元,向非洲重点项目贷款近25亿美元;中方向非洲提供100亿美元贸易融资额度已安排超过20亿美元,7个月内自非洲进口商品总额达706亿美元,中国企业对非投资21.7亿美元。中国已准备好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两个信托渠道向非洲转借10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并推动imf将中方资金定向用于非洲方向。

中方将免除非洲17国截至2021年年底对华到期无息贷款债务23笔。中方将继续通过融资、投资、援助等多种方式,积极参与非洲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同时持续扩大自非进口,支持非洲农业、制造业发展壮大。不久前,总书记着眼广大发展中国家共同诉求,提出全球发展倡议,宣布将南南合作援助基金整合升级为“全球发展和南南合作基金”,并为此增资。中方已启动全球发展项目库建设,欢迎非洲国家提出项目申请,将适时发布《中非共享发展行动计划》。

在乌克兰战争的背景下,地缘政治博弈明显加剧,世界各主要国家加大了对非洲的关注与沟通,强化与非洲国家的经贸、政治和外交领域的合作。

据日本共同社8月9日报道,由日本官民组成的“非洲商务磋商会”全体会议8日在东京举行。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萩生田光一称,会议将扶持旨在解决贫困和卫生等非洲各国社会问题的创业。萩生田光一就非洲形势指出:“在人口增加的背景下,有着经济增长潜力,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另一方面,对该地区因俄乌冲突引发的粮食和能源价格高涨而受到的严重影响表示担忧。近年纷纷有日本人在部分非洲国家开展运用信息通信技术(ict)的项目,萩生田光一称“将大力支援进驻(非洲)”,还表示为促进非洲的产业化将强化人才培养,并加强“资源外交”。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副会长大桥彻二称,日本与非洲各国基本都没有缔结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等政府间协议,“若继续袖手旁观,那么与欧美和韩国、印度等的差距将进一步拉大”。

8月7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开启了非洲之行,将先后前往南非、刚果(金)和卢旺达三国进行访问。8日,布林肯在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发表演讲时称,在美国与俄罗斯的新一轮竞争中,非洲各国政府可以自由选择支持哪一方。他表示,“非洲各国常常被当作其他国家的‘进步工具’,而非自己国家的主人”。“美国不会左右非洲的选择,其他国家也不应如此。”布林肯称,他的演讲是实现美国与非洲关系“整体重置”的一部分,拜登政府强调非洲各国政府的地缘政治自决权。不过,在8月8日发布的美国关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战略的报告中提出,美国打算加强非洲的“开放社会”,“总体上,‘开放社会’更倾向与美国合作,更多地吸引美国的贸易和投资,也会对抗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参与者的恶意活动。”

可以看到,美国政府为非洲国家提供的“更多选择”、强调非洲国家的“自决权”,实际上有着明显的针对俄罗斯和中国的目的。

对于与非洲的合作,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表示,非洲大陆正面临经济、金融、粮食、能源等多重挑战,这与当前的国际局势动荡有关,更深层次原因是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非洲国家被限制在全球产业链的低端,没有足够资源和能力抵御风险。国际社会有责任予以支持,帮助非洲推进工业化,加快基础设施现代化,实现金融自主、增强经济自立。发达国家要尽快兑现气候融资方面的承诺,向非洲补上历史欠账。张军还提出中方的四点主张:第一,要支持非洲国家加强政府治理能力;第二,要支持非洲国家提升安全部门履职能力;第三,要支持非洲国家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第四,要支持非洲国家培养壮大人才队伍。

从上述形势发展可以明显看到,在地缘政治主导的世界里,各方都在扩建“朋友圈”,而非洲又开始受到东西方国家的关注,加强对非洲的“地缘战略竞争”。要强调的是,新一轮竞争将覆盖空前广泛的领域——政治、经济、金融、外交、文化、技术、资源、气候变化、粮食安全、能源与矿产等多个领域。中国虽然在多年的对非合作中有良好的基础,但面对西方国家的重新发力,仍需要做好准备。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