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客cgtn的杜金真的是俄罗斯国师么?-杏鑫娱乐

做客cgtn的杜金真的是俄罗斯国师么?
  •  2022-05-13

如果说过去是金融的时代,那么现在就是地缘政治的时代,中美关系是这样,俄欧关系也是这样,任何地缘变化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地缘政治定义了广泛的推动力,让事情发生了变化,而安邦“100 ”知道它们是什么。这是一个有关于未来的平台!本文于2022年4月6日刊登于「 安邦智库(anbound)“100 ”高端讨论群组 」。

图 | 来自对杜金的采访,画面字幕:“杜金是‘普京大脑’”

中国这种曾经有过七朝八代的国家,特别会产生一种对“国师”的尊崇感,有一种特别的情结,一提某人是“国师”,那就不得了,这是学历社会对学历的最高评价了。普京被媒体界尤其是自媒体盛传,他也有一位“国师”,全名叫作亚历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

杜金写过很多本书,他曾被北京大学某教授邀请到北大做过一次演讲,当时杜金还特别强调,自己写过60本书,希望大家不要搞错了。不过他虽然号称写过这么多的书,但杜金其实现在主要工作是“搞政治”,过去有人说是莫斯科国立大学社会学和国际关系学教授,实际早就不是了,只是与大学只是一种挂靠关系。像这种职业生涯的布局,在地缘政治理论界是很常见的,尤其是你没有能耐去提供常规政策咨询,成为智库成员的时候。

杜金究竟与普京是种什么关系?他真的是普京的“国师”吗?有人甚至说,杜金就是普京的“妖僧拉斯普丁”,那是真的吗?

回答这个问题,要从杜金写过的一本书的具体内容来看,这样比较靠谱,因为众所周知,人的讲话是可以颠三倒四的,随时更改、顺风使舵、看人下菜碟,但一旦人的观点被写成书,白纸黑字,那就不太好改了,可以说板上钉钉了。这本书的名字就是杜金自己以及他的朋友们到处吹嘘的“国师证明”,书名是《地缘政治基础》。

《地缘政治基础》

这本书是在1997年出版的,在俄罗斯是一本热销的书。尤其是在俄罗斯军事、警察和外交政策精英中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有点像当年《中国可以不》那本书一样,据说因此这本书还被用作俄罗斯军事参谋学院的“教科书”。可能是因为这本书,导致俄罗斯一些有势力的政治人物渐渐对杜金产生了兴趣,但这些人往往是欧亚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

杜金在这本书里究竟说了什么,让俄罗斯的部分精英人物这么热衷于他的观点呢?由于中国很多人其实根本就没有读过杜金的书,仅仅是根据杜金的“国师”名号来追捧他的,所以这里截取一些杜金的观点,亮出来让大家看看,自然也就明白了。

杜金 |《地缘政治基础》部分观点

对于乌克兰,杜金认为,乌克兰应被俄罗斯吞并,因为“乌克兰作为一个国家,没有地缘政治意义,没有特殊的文化意义或普遍意义,没有地理独特性,没有种族排他性,乌克兰的存在对整个欧亚大陆构成了巨大的危险,并且不解决这一问题,谈论大陆政治通常是毫无意义的”。杜金的杏鑫娱乐平台怎么样的解决方案很简单:将乌克兰分成两部分,承认两个政治主权——西部的右岸乌克兰(western right bankukraine)和新俄罗斯(novorossiya),同时基辅保留特殊地位。这迟早会发生。

要注意,杜金主张的欧亚大陆是真的欧亚大陆,是俄罗斯的欧亚大陆,这其中自然要包括中国问题。

杜金设想将欧洲逐渐划分为德国和俄罗斯影响的两大区域,由于俄罗斯最终控制了德国的资源需求,因此俄罗斯将占有绝对的主导地位。随着英国瓦解,俄罗斯在欧洲收拾残局,欧亚帝国最终得以延伸,用杜金的话来说,“从都柏林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再到上海”的新大陆帝国。

根据杜金书中的计划和说法,中国对俄罗斯建立“大陆帝国”会有所挑战,杜金强调说,俄罗斯在远东的天然伙伴是日本。因此,俄罗斯应通过向日本提供千岛群岛并挑起反美主义来操纵日本政治。

恐怕看到这里,那些听风就是雨、专门道听途说的人,已经有不少要跳起来了。其实,书中的内容还很丰富,这里只是略加提及。如俄罗斯必须在世界各地传播反美主义,把所有问题归罪于美国,世界上的各种麻烦和问题,最主要的“替罪羊”最好就是美国。为此,俄罗斯应利用其在美国境内的“特殊服务”来助长不稳定和分裂主义,例如挑起“美国黑人种族主义者”。俄罗斯应该“将地缘政治混乱带入美国内部活动,鼓励各种分裂主义以及种族,社会和种族冲突,积极支持极端主义,种族主义和宗派组织等持不同政见的运动,从而破坏美国内部政治进程的稳定。同时,这也将促进美国政治中的孤立主义倾向。

他还说,伊朗是俄罗斯的关键盟友,该书使用的术语是“莫斯科-德黑兰轴线”。至于格鲁吉亚,应该被肢解,阿布哈兹和“联合奥塞梯”(包括南奥塞梯)将被并入俄罗斯。因为格鲁吉亚的独立,是不可接受的。俄罗斯还需要在土耳其内部制造“地缘政治冲击”,这些可以通过雇用库尔德人,亚美尼亚人和其他少数民族来实现。杜金在书中,实际是将高加索地区视为俄罗斯领土,那是一片广阔的土地,包括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

熟悉世界地缘政治的人都知道,杜金在书中的观点,并非完全是空穴来风。如格鲁吉亚和南奥塞梯的入侵和吞并已经发生,乌克兰战争还在持续,至于土耳其,的确也已经陷入于库尔德的战争。伊朗,现在与美国越来越远,但与俄罗斯越来越近,这也已经是明显的事实,甚至近在咫尺的伊核协议,伊朗都不愿意签署。难怪有一位西方地缘政治学者看完这本书后,很感慨的说,这本书“简直就是普京的代办事项清单“。

那么这么说,是否意味着杜金真的就是普京的“国师“?

不是这样。

普京地缘政治的真正核心圈

俄罗斯知识界向来具有可贵的独立性,列宁都是俄罗斯的公共知识分子,这种独立性甚至连斯大林用强力手段都消灭不了,如索尔仁尼琴,就更别提现在了。杜金只是俄罗斯知识分子中的一个比较极端的人而已,他甚至都没进入到俄罗斯真正的地缘政治核心圈,他最多只是俄罗斯地缘政治学的一个成功概括者,产生的是间接思想影响。

普京地缘政治的真正核心圈是俄罗斯地理学会。别误会,虽然叫学会,但正如世界四大地理学会一样,都不是学术性质的,而是地缘政治的国家俱乐部,从来都属于国王的殿堂。俄罗斯地理学会的前身是俄罗斯帝国地理学会,1845年在圣彼得堡创立,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地理学会之一,其创世会员就是尼古拉斯一世的儿子,海军元帅,康斯坦丁·尼古拉耶维奇,最开始的时候地理学会是国有的,每年国家拨款一万卢布。

作为地缘政治大师的普京,一向热衷于参加俄罗斯地理学会的活动,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国家元首会这样做?相信根本没有的。实际上普京不但积极参与地理学会的活动,而且还亲自执掌地理学会的运作和重大研究。只要看看这个俄罗斯地理学会理事会的阵容,或许大家就会明白,为什么说真正的核心圈是俄罗斯地理学会。

俄罗斯地理学会的董事会主席由普京亲自担任,俄罗斯地理学会主席是国防部长绍伊古大将。理事会的成员包括阿布拉莫夫,耶弗拉茲公司董事会主席,他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商之一,主要业务在俄罗斯。亚历山大·瓦吉特,卢克石油公司总裁,俄罗斯跨国能源企业,总部位于莫斯科,现在也是乌克兰战争的焦点人物。别洛泽罗夫奥列格·瓦伦蒂诺维奇,俄罗斯铁路公司董事长。排在很后面的是安东·瓦伊诺,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主任。沃罗比耶夫,俄罗斯联邦联邦委员会副议长。格里夫·赫尔曼·奥斯卡罗维奇,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总裁,执行委员会主席,这家银行是俄罗斯最大的银行。当然还有格罗莫夫·阿列克谢·阿列克谢维奇,俄罗斯联邦总统行政管理局第一副局长,… … 看了这样的阵容,恐怕没人对俄罗斯地缘政治“真正的核心圈“还有异议了。

实际上,俄罗斯地理学会在历史上一直组织探险队,它是俄罗斯帝国扩张的急先锋,早在帝国时期就搞了很多的探险项目,包括对乌拉尔、西伯利亚、远东、中亚、高加索、伊朗、印度、新几内亚以及北极地区的地理和地缘“探索”。“二战“期间,地理学会绘制了数百幅地形图、地貌图、军事地理图和气象图,包括柏林的详细地图和拉多加湖的冰冻图。“二战”结束后,俄罗斯地理学会的重点是搞理论研究,也就是这一时期,杜金所做的那种地缘政治研究,开始成为重点之一了。有人见过一个学会组织的考察活动,能出动北方舰队保驾护航的吗?俄罗斯地理学会就有这个能耐。

所以,杜金仅仅代表的是俄罗斯的一种激进思潮,但他未必是普京的什么“国师”。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