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提速,陈功呼吁可以换个思路抑制腐败-杏鑫娱乐

“打虎”提速,陈功呼吁可以换个思路抑制腐败
  •  2022-04-01

三月,本来是全国两会盛大举行的时候,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齐聚北京,共商国是。可在这样的盛会期间,中纪委依然是打虎不停歇,打了一个高潮又一个高潮。在三月的最后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还发布了对第十九届中央委员傅政华的双开通报,且这份通报措辞极其严厉。回顾2022年的头三月,就已有近20名省部级高官落马。这样的“打虎”力度与节奏自十八大以来都颇为罕见!

“打虎”力度的节奏提速与纵深加强暂且按下不提,今天我们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谈谈反腐,是否存在这么一种方式,能够有效抑制腐败,能够很好地激励官员发展经济、服务社会呢?

以下内容来自安邦智库(anbound)创始人陈功的一些思考:《陈功:中国应该建立“现代养廉银”制度》(「 每日经济 」总第6605期,2022/2/17)。如果你也有看法想与我们分享,欢迎大家关注公众号【安邦智库(id:abzx1993)】后台留言与我们一起畅聊~

20大之前或许是考虑大政方针的好时候,在这个时候,我的考虑是应该建立“现代养廉银”制度,这是一个议论很久、但久拖未决的制度建设问题。

清朝养廉银制度的现代化

养廉银是清朝雍正搞出来的一种制度,是清朝特有的官员薪给制度,但最后搞得一塌糊涂,让清朝成为贪污最厉害的朝代。这个创建自1723年的薪给制度,本意是想藉由高薪,相当于基本工资的10倍-100倍的薪给,来培养鼓励官员的廉洁习性,避免贪污和不当索取的事情发生,因此取名为“养廉”。养廉银的来源来自地方火耗或税赋,因此视各地富庶与否,养廉银数额均有不同。大致来看,养廉银制度实施后,清朝发生了严重的通胀,同时养廉银的制度性规定也发生了改变,这些因素让地方收入又成了官员们的“合理来源”,这使得养廉银制度改变了性质,变了味道。

现在思考制度建设问题,还是应该一分为二。清朝的养廉银制度,并没有阻挡贪污腐化的发生,但它并非一无是处。新加坡对于官员的管理,其实多少就是源于同样的养廉银制度。世界各地经济与社会发展得好的地方,尤其是依赖精英分子进行社会管理的地方,不这样做也是不行的。穷光蛋领导地主搞革命可以,穷光蛋领导全社会来搞建设,那可能只是一个故事。毕竟,理想主义者总是少数人,所以通过制度建设,扩大理想主义者的阵营,塑造有荣誉感、有领导力的、世俗化的精英群体,这是“现代养廉银”的应有之义。

“现代养廉银”制度该如何建立

观察养廉银制度的成败经验,我认为其中的一个执行层面的设计很成问题,养廉银不能以地方标准为基础来执行,必须由中央按照中央标准来发放。所以“现代养廉银”必须与地方“脱敏”,必须脱离地方标准和地方财政收入,否则富的更富、穷的更穷,而且没人愿意去穷地方做事了。

那么,“现代养廉银”应该怎么建立呢?

这是一个重要的技术问题,但并不是无法解决。尝试做一些讨论,中央财政应该建立专门的基金,由专门的基金来实现。这个专门的基金,可以由对腐败分子的没收财务变现,形成一部分;可以由专项税收提供一部分,如资源税和金融税的一部分来实施,当然也可以由社会捐赠来实施一部分。总体来看,钱的来源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决策和执行的制度设计。

作为一种考虑,我认为“现代养廉银”制度应该主要面向经济官员、而非政务官员来实施,这样可以鼓励官员团队去做实事,而政务官员本身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原本理应就是理想主义者。这样,羊毛出在羊身上,经济官员为经济服务,经济做的出色,拿出占比微小的一部分做有条件的回馈,整体国民经济实际没有什么特别的付出,却有利于解决腐败问题。

“现代养廉银”制度建设的必要性

需要指出的是,“现代养廉银”实际上是必要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

任何一个国家的强大,都是由两支团队的战斗力保障的。一个是财经团队,一个是国防团队。财经团队的建设,如同国防团队的建设一样,甚至更为重要,因为它创造的是财富,打仗没钱是不可能赢的,我们不应该过多地相信神话。所以,国防保障和国防开支是应该保障的,但财经团队也应该在同等或更高水平上得到保障,因为这是国计民生的基础,人如果都饿死了,还要军队干吗?那不是扯淡吗?所以在反腐败的背景下,“现代养廉银”制度有其建设的必要,这是历史现实主义的观点,源自于历史的真实。

或许可以这样讲,反腐败是一种社会进步,但“现代养廉银”制度的建设也是一种社会进步,两者是一体两面,本身就是一件事,需要同步完成。

为了在反腐败制度下激励官员更好地发展经济,服务社会,国内可以考虑建立“现代养廉银”制度。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