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陈功的“均衡竞争“学说-杏鑫娱乐

重读陈功的“均衡竞争“学说
  •  2020-07-02

陈功:任何社会都有“光明面的东西”,这些“光明面的东西”,可能是值得赞扬的,但明显深度不够,达不到一个社会被人接受和理解的程度。归根结底,还得在最基本的问题上,寻求一致,这才能让“光明面的东西”发挥效力,建立势场。

最近美俄之间爆发的“俄以赏金鼓励塔利班击杀美军”的情报事件中,展现出了一些“信息战”的新方式。6月27日、28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报道,俄罗斯军事情报部门暗中向与塔利班有联系的激进分子悬赏,以杀害驻阿美军,并称情报调查结果已经递交特朗普。

对此俄罗斯媒体“今日俄罗斯”(rt)于27日就进行了迅速否认;28日特朗普则发推否认“看到了任何相关简报”,但白宫并未否认事件本身。从多家媒体均为独立报道的角度来看,该事件很可能确实存在。而从俄罗斯政府与rt的反应来看,这可能意味着“信息战”的新发展:不再为扰乱视听而施行舆论引导,而是将信息战纳入一个更大的总体之下,信息战已经形成了“组合拳”。

虽然这也许是“无心插柳”,但必须承认,回顾人类文明史,战争和和平一直都是人类津津乐道的话题,尤其是未来战争的形态,如果能够准确预测并做出准备,那么带来更长的战略准备时间无疑会左右未来的地缘竞争格局。

让我们把记忆从疫情中抽出,将时间拨回到2012年,在当时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陈功提出有关战争与和平的著名学说——均衡竞争。在当时的他认为,战争就是竞争,均衡则是某种系统规则和秩序,均衡竞争将成为未来世界各国在战略大棋局下的主要争夺势场。谁能准确把握均衡竞争的关系,谁就是未来世界的领袖国家。不仅如此,对于未来战争的形式,陈功准确的预判到,战争形态发生改变。均衡条件下的战争,形态和手段多变,经济战、信息战、金融战等均为战争新形式,战争形态空前复杂化。

陈功的均衡竞争学说的十大要点:

1、战略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均衡,重订规则与秩序,而不是战场上的胜利。如美苏冷战,时间虽然很长,但始终维持均衡,从而建立了今后时期的战争范本。

2、现代战争的成本是制约战争的无法忽视的均衡理由。现代战争的成本相当惊人,放在历史上讲也是如此。试想没有马歇尔计划的欧洲,现在是什么情景?中越战争期间,越南在1986-1988年的通胀达到惊人的300%-400%,因此启动战争必须谨慎。

3、互联网世界软化战争。互联网世界是一个无政府的世界,个人理智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理智是终点也是裁判,各种利益关系以及社会成本,更容易观察和表现。

4、战争形态的竞争没有边界。用战争形态进行竞争,自损严重,甚至可能超过敌人,经常得不偿失。

5、战争的根本目的是重塑均衡。如果无法实现均衡下的系统规则和秩序,发动战争就失去了意义,属于非理性选择,等同于自杀。

6、社会透明度迫使战争的发动更为谨慎。社会透明度使得发动战争的理由,很容易失效。伊拉克战争中的开战理由“大规模杀伤武器”就是一例,都要经过社会透明度这一关。

7、战争畸变的风险大增。很多战争本来是为生存空间而战,战后生存空间却更小了,比如日本在二战。还有就是,战后形态基本都非战争发动者之初愿。

8、均衡条件下战争形态发生改变。这种战争形态,更多的是沟通状态下的交锋,低烈度而频繁。

9、战争形态发生改变。均衡条件下的战争,形态和手段多变,经济战、信息战、金融战等均为战争新形式,战争形态空前复杂化。

10、战争消失于办公桌和会议室。一个明显的趋势是,战争冲突战略化。能够用战略来解决的问题,均不会导致直接的战争冲突。

虽然说对一流的信息分析学者来说预测是工作的重点,但是作为立志于推动人类公共福利发展的安邦智库来说,还是在2018年初提出了至今依旧可以解决因为资本过剩、生产过剩带来的中美争端、中印争端的全球融合方案。在当时的安邦智库看来,全球融合(global amalgamation),指的是世界市场国家在政治、文化、道德、法律和经济逐渐走向共识条件下的融合性一体化。值得注意的是,全球融合是全球化的一种继续,它以共识为前提,并不以宗教和意识形态为绝对前提。

因应这样的定义,全球融合要求各国政府要以如下目标为前景和实现方向:

1、弱化意识形态,让意识形态从信仰过渡到法律,进而使得意识形态丧失空间壁垒的作用和价值,让社会发展具有可见的透明度和制度规则。

2、分享市场和资本、技术,实现均衡条件下的市场扩张,真正在全方位实现互利互惠,克服绝对利己主义的全球化弊病;

3、空间组织以及空间组织关系层次的全面制度化的沟通及对话,实现共识条件下的世界性融合目标。换句话说,世界市场的组织以及制度的进步和提升,才能有效保证全球融合的顺利实现。就此而言,wto组织未来的改革以及tpp的出现,实际是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事情。

实际上,不论是陈功在2012年的均衡竞争理论还是在2018年提出的全球融合发展方案,根本的目的是希望我们的政策制定部门可以“解放思想”。“解放思想”依旧是从自我角度出发的一种自我松绑,目的在求突破,获得更大的空间,如果说“解放思想”是一种精神领域的进步的话,那么现在的中国,应该更进一步,因为中国已经到了这样的时刻。



标签 :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