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兵棋推演 | 未来朝鲜局势的四种情景(上)-杏鑫娱乐

智库兵棋推演 | 未来朝鲜局势的四种情景(上)
  •  2021-07-19

「 anbound战略观察 」是基于安邦智库对现实社会和经济环境分析和预测基础上,有关中国未来政策的信息分析系列研究报告。相关研究,主要是通过各种分析手段,有效的综合各方面的研究成果,以此来解析各种战略问题和政策方向。而各种潜在的变化趋势,是安邦最为基本的研究重点。本期内容主要来源于安邦重点研究报告——《朝鲜局势的未来将影响半个中国》(「 战略观察 」总第518期,2016/10/25)。


美国总统拜登的刺激计划甚至还未在国会通过,政府就已经在缅甸和俄罗斯面临外交政策危机。拜登和伊朗领导人正在就恢复核协议的必要步骤进行争吵,而沙特官员则对他在也门的新政策大发牢骚。

每一个新的国际挑战都会把朝鲜进一步推到背景中。「朝鲜核问题」一直困扰着美国的历任总统,拜登也不例外。在过去的四年里,朝鲜的核、导弹和常规部队的规模和复杂程度都在增加。平壤进行了第一次氢弹试验,并成功发射了两枚不同的洲际弹道导弹,可以用核武器抵达美国本土。

对于中国,自2006年10月,朝鲜在距离中国边境仅数十公里的丰溪里核试验场启动了原子弹爆炸试验,此后的朝鲜,不顾中国半岛无核化的主张,从2006年10月至2017年9月,先后进行了6次核试验。让世界非常震惊,也令中国极为担忧朝鲜半岛形势的恶化。丰溪里核试验场在朝鲜算是偏远地区,但在它的周围却分布着中国的城市群和成千上万的人口,显然朝鲜核武问题与中国的安全关系甚大。

未来朝鲜的核武器问题会发展到何种地步?美韩是否会对朝鲜动武?本文主要以安邦智库(anbound)创始人陈功先生的个人讲话为主,讨论、分析和预测这些问题。

一、朝鲜局势的四种情景

情景分析是战略问题研究的根本基础,没有合理的情景分析,就不会有合理的分析和推断。不过,情景分析也要讲究合理性,要看是否能否尽可能的覆盖各种趋势。目前有关朝鲜未来的局势并不明朗,由于朝鲜不断在中国边境试验核武器,发展远程核武打击力量,对世界造成威胁。因此,各种有关朝鲜未来的分析渐渐出现,但基本都是粗糙的猜想,难以构成分析的基础。

安邦智库的研究人员对朝鲜问题的追踪研究持续了很多年,并且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始终认为,朝鲜对于中国将是一个明显可见的问题制造者。如何看待朝鲜的未来,我们首先在情景设计当中,将朝鲜政权做两类定性,一类是朝鲜现任领导人依旧执掌权利;另一类是朝鲜现任领导人失去权力。在此两类型的基础上,再继续进行趋势推导总共形成四种情景。

未来朝鲜问题可能存在如下几种情景:

1、朝鲜现任领导人的政策发生转变,从高调对外转向低调内政;

2、朝鲜现任领导人继续高调对外,并且通过高调对外寻找存在感;

3、朝鲜现任领导人失去政权,朝鲜政权结构发生突变;

4、美韩日联手发动突然袭击,朝韩实现统一。

第一种情景,朝鲜政策转变

只有朝鲜遭遇突发事件才会导致此情景,包括有自然和非自然两种情况。自然的情况,比如大地震或是自然灾害。非自然的情况,包括朝鲜现任领导人突发某种疾病等等。只有在遭遇到这种突发事件之际,才会为朝鲜政权的改弦更张创造条件,以及朝鲜社会可普遍接受的理由。

如果没有突发事件的发生,我们判断朝鲜很难修正现有政策。原因在于朝鲜现任领导人的铁腕统治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他为了执行自己的一套路线,已经让朝鲜社会付出了重大代价,包括一批高级领导人被处决。这种情况下,即便外部社会施加极大的压力,也将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对现行朝鲜政策路线的任何修订,都意味着一种自我否定,动摇朝鲜现政权在朝鲜社会的内部合法性。

目前,对于这种情景,中国方面和韩国方面以及国际社会都抱有一定的期待,但实际这是不切实际的期待,除非有突发事件的发生提供了充分必要条件,否则,朝鲜现政权很难出现这种路线性质的转变。

第二种情景,朝鲜坚持现行政策

我们认为,朝鲜现任领导人所谋求的并非是朝鲜这个国家在某些领域的“改善”,他所谋求的是一盘更大的地缘战略棋局。朝鲜在上世纪曾经有很长的时间里面,在经济发达程度方面,在老百姓的富裕程度方面,远远超过中国。只是因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才使中国大幅度的反超越。现在的朝鲜政权,为了证明自己的“成功”,所谋求的是再度超越中国,而不是仅仅依靠外部援助,经济继续捉襟见肘,发展的一切要仰赖外人,甚至成为事事看人脸色的国家。在以往,韩国甚至有过援助20吨带皮红薯的事情,这样的羞辱是朝鲜不会忘记的。因此,只有那种超级“成功”,才符合朝鲜现任领导人在国内被无限拔高的声誉和支配性地位。

不过,要实现这样的目的,就朝鲜政权现有的战略筹码来讲,要经济没经济,要产品没产品,要贸易没贸易,只有核武器以及对世界的威胁,才能用最简单的方式实现这一点。在朝鲜以往的“去核”谈判历程当中,朝鲜已经认识到核力量是一种国际地位,是一种可以进行战略交换的资源。在以往的“去核”谈判过程中,朝鲜没有失去什么,但却赢得了大量的外部援助,包括中国和美国的援助,还从韩国获得了大量先进的制造业设备和技术,建设了开城工业园区。今后,朝鲜要的是远远数十倍于过去的援助,以帮助朝鲜一举摆脱贫困,走向发达国家。

这当然是一场地缘战略豪赌,问题是在朝鲜领导人的眼中,这种豪赌是朝鲜必要的代价,它只能这样走下去。我估计,朝鲜领导人在核武器以及远程打击力量成熟之后,期待向整个国际社会开出的价码是300亿到600亿美元左右,以支持其实现连续两个五年计划,也就是10年时间的跨越式发展。像这样的棋局,朝鲜领导人心中是有数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现在也是这样做的。

第三种情景,朝鲜现任领导人突然失去政权

这种情况只有在朝鲜政权内部发生某种“意外”的条件下才会发生。

虽然不断有朝鲜内部人士的外逃,其中甚至包括国家领导人,如黄长烨,但朝鲜现政权是稳固的系统。这个系统包括党务系统、组织系统和保卫系统,这三大系统有力地支撑着朝鲜现任领导人的地位,没有理由怀疑他们产生某种程度的松动和瓦解。虽然不断有内部人外逃,但实际可以发现,即便黄长烨这样的国家领导人外逃,对朝鲜也几乎不起任何作用。所以,那种依据外逃人员开始增多来判断朝鲜政权将会面临危机的判断是站不住脚的,朝鲜现政权依然是稳固的。

与内部矛盾相比,最有可能出问题的是朝鲜领导人的健康状态。

众所周知,朝鲜领导人的身体非常胖,这就为各种疾病的发生创造了条件。不过,即便由于了解朝鲜现任领导人身体状况的人员外逃,外部世界开始了解其健康状态之后,也未追踪到朝鲜领导人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的信息,由此可见,朝鲜领导人的身体状态,即便并不良好,但也谈不上会导致丧失政权的内部危机。

第四种情景,外部打击

朝鲜致力于开发核武器,虽然让中国感到非常不快,但也不至于到了要立即解决问题的程度。因为中国实际周围始终围绕着各式各样的拥核国家,只是朝鲜距离中国特别近,就在距离中国边境几十公里的地方,不断搞核试验,不断制造核威胁。关键的威胁在于核武器的运载工具,尤其是远程运载工具的开发。目前朝鲜已经展现了这样的能力,2012年就使用了“银河3号”运载火箭,搞成了洲际弹道导弹,现在“舞水端”中程弹道导弹也已经多次试射,甚至还成功试验了潜射运载火箭,这意味着朝鲜在核武器载具方面取得极快的进步。按照目前的研发速度,朝鲜可能很快拥有对韩国、日本,甚至对美国进行核打击的能力。这对美国和韩国来说,是绝对不可接受的现实。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黄海海域曾进行的名为“不屈意志”的军事演习,其中里根号航母还进入了黄海,中国对此表达了不满和抗议。问题在于,这次演习不仅仅是“秀肌肉”那么简单,演习内容包括有特种作战、制空权作战、反潜作战、对地精密打击、电子压制等等内容,这完全是针对性极强的战术级别的作战运用演习。说白了,过去的演习是摆摆样子,现在则是玩真的了;过去是总统战略决策的事情,现在则是战术级别的事情。这意味着美国和韩国联合行动,对朝鲜采用武力打击的态势已经完全形成,而且底线也非常清楚,就是如果朝鲜发展出成熟的远程弹道导弹,那么美国和韩国势必采取战争行动。

二、美韩可能的战争计划

首先是卫星的引导和指挥,这方面的技术能力,美韩非常成熟;其次是全面的电子压制,美国和韩国拥有这样的能力,瘫痪朝鲜的全部通信联系,这对朝鲜这种领导体制的国家而言是非常致命的;第三是针对朝鲜领导人、关键部门、军事节点、核武器系统,进行针对性的打击,全面消灭现有朝鲜国家领导人;第四,在朝鲜失去指挥系统的条件下,韩国为主负责对朝鲜三八线附近的军事力量进行覆盖性打击,目的是为韩国创造一定纵深的安全空间;第五,争取中国的配合,恢复世界可接受的、开放的朝鲜政权。

这其中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中国是否支持朝鲜南北实现统一。我认为,韩国一定在这方面进行过反复而耐心的外交测试,但韩国对此可能会失望,因为中国如果认真衡量的话,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现在的问题,更难处理的是还有历史的问题,因为这样就很难解释上世纪50年代进行的朝鲜战争。就此而言,维持一个稳定的、开放的、独立的朝鲜国家,对中国而言是最为有利的目标。

目前,对于美韩联手发动袭击改变朝鲜格局,报道虽然很多,所谓“内幕消息”很多,甚至可说甚嚣尘上,但实际可能性不大。从目前披露的这些计划来看,都非常粗糙,不可能成为真正有效的战争计划。事实上,仅仅针对朝鲜的核武力量进行打击,只要其统治架构没有发生改变,是不会有成效的。更为重要的是,反而可能会因此触发战争,迫使朝鲜启动对韩国的报复性攻击,结果韩国统一半岛的愿望不能达成,反而社会和经济双受损。

三、对四种情景的判断

第一种情景,朝鲜政府领导人改弦更张,转变政策,专注内部的经济发展,这最符合中国现阶段的地缘政治利益,也是以往中国大力争取的转变,可惜目前还不成功,但值得继续努力。

第二种情景,朝鲜领导人继续坚持现有政策,这种可能性也很大,符合其一贯以来的方针,但并不符合中国利益,地缘危险始终存在。

第三种情景,朝鲜现领导人突然失去权力和控制,表面看对中国也是机会,其实充满不确定性,因为不能排除朝鲜接班的领导人,突然导向全面的朝韩统一,让中国措手不及。

第四种情景,外部打击也有不确定性,主要看中美韩三国在朝鲜问题上能够合作到什么程度。一个混乱而失去方向感的朝鲜,并不符合中国的最大利益。

就以上四种情景而言,个人认为,中国可能必须要做好准备面对第四种情景了,也即外部世界对朝鲜的武力干预。现在看,这种可能性已经不是“说说而已”那般简单的事情了,尤其是未来如果有一位非常想干事的美国新总统,再加上一位继续一意孤行、铤而走险的朝鲜领导人,则这种可能性更是将会大增。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维护朝鲜独立的愿望和决心,将会经受特别的考验。


本期文章主要对朝鲜局势未来发展的四种情景进行了讨论与分析,下期文章我们将会把视角移向中国的对朝政策,以及对朝鲜问题中俄、美所扮演的角色与作用进行剖析,敬请期待。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 the end —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