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功:“产业上游”理论的简单综述-杏鑫娱乐

陈功:“产业上游”理论的简单综述
  •  2021-11-25

注:本文首发于安邦智库(anbound)简报产品-「 每日经济 」总第6512期 ,2021年9月29日。


“产业上游”理论简单说,就是在资本过剩的条件下,由于大量资本的投入,催生需求的大爆发,让消费端绷紧,同时导致生产端的上游拥有更大的定价权和话语权。这一理论解释的提出,建立于对于资本过剩活动长期追踪研究的基础之上,建立在“危机三角”模型及其资本过剩的基础之上。

在2016年出版的《颠覆世界的城市化》一书中,笔者已经提出了“危机三角”模型,指出城市化必然催生资本的扩张,导致资本过剩,甚至是包括金融危机在内的经济危机。同时在此书中,还指出在资本过剩条件下,会出现生产过剩,大规模的制造和生产,将会恶化债务,增加库存。

此后,笔者进一步建立了“社会分型模型”,指出围绕着世界生产活动以及各国gdp的结构,大部分国家可以定义为两种性质不同的社会类型,一个是生产型社会,另一个消费型社会。这两种不同类型的社会,对于资本过剩都存在差异化的通胀和消费反映。

在生产型社会中,资本过剩条件下的大规模生产活动,将会导致债务的恶化,违约,甚至出现所谓因违约而“爆雷”的事件。同时,由于大规模生产活动的持续,生产活动将会拉动产业链的上游,供应吃紧,这会涉及到主要的原材料领域、矿产资源甚至还包括劳动力等前端要素需求的供应紧张,价格上涨甚至失去控制。受其影响,在整个产业链当中,上游产业的定价权和市场话语权,明显开始形成,而且会逐渐因资本过剩的持续而稳定下来。

在消费型社会中,消费型社会主要集中于发达国家,这些国家的中产阶级占比很大,经济在结构上,消费占比很高,经济增长主要由消费来支撑。在消费型社会中,资本过剩的主要表现是,一方面发达国家的城市化也依然在继续,人口包括国外移民继续向中心城市集中和流动;另一方面,以各种理由不断释放的宏观刺激措施,继续提升了货币供应量。这一切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和推动消费活动的扩张和膨胀,出现了需求扩张拉动的通胀,尤其是在供应链出现问题之时,这种性质的价格表现将会更为明显。发达国家要应付这种类型的通胀,他们可能的战略性政策调整,就是进一步推升福利化水平,避免通胀对庞大的中产阶级产生过大压力。

上述的简单综述,主要是源自笔者在2016年前后一系列的研究结论,而且这些结果多已经先后反映在研究简报当中。笔者专门从事的是战略性政策研究,这种自上而下、由外向里,先框架而后结构,注重系统性和问题定义的研究路径,与现有大量的主流经济学理论尤其是结构化的定量分析理论存在着诸多不同,因而也存在不同学术领域的进一步探讨空间。如果从实证主义可验证的角度来看,这些2016年以来的研究,在此后5-6年的时间里面,多多少少已经清晰地显示在现实经济环境当中,并且已经成为可观察的事实。

进入到2021年,虽然存在疫情及其管控的干扰因素,但我们依然可见,上游产业的资源品价格通胀与下游产出品的相对价格通缩,几乎并行存在。有人注意到,国际海运价格已经涨到历史天量,波罗的海运指数也因为中国的出口达到历史高点,集装箱货运价格上涨了10倍有余,而且还没有现成的集装箱,必须去争抢集装箱。现在的黑色金属,价格上涨了40%,但原材料价格在上涨,物流成本也在确实上涨,只是产业下游的制成品价格基本一分未涨,做实体的企业都在硬撑。

面对这些深具挑战性的问题,各种形式的有关技术环节的分析,往往带有很多假定条件,或是处于问题结构的下端环节,只见眼前一片黑,不知天色已黄昏,因而并不能很好地解释现在的经济现象和经济挑战。如经济学分析中的产业比例结构对经济和消费的影响,如物流环节的技术分析,算的细账虽然很多,数据和模型也很讲究,但都在问题结构的下端环节,对各领域的学术理论虽有意义,但对宏观经济运行和调控的实质意义,则相当有限。

或许用不着太仔细的观察,我们就可以看到,今年半导体芯片价格对于汽车行业的影响,已经非常极端,仅仅是美国的汽车制造业,就已经因为上游的半导体芯片供应短缺,关停了14家制造工厂,甚至不少大公司还暂停了在全球的投资活动。锂材料作为电池行业的上游,对于电池行业的影响,同样十分巨大,美国环保最严格的加州甚至开始讨论,启动对于湖区锂矿的开采。当然,还有铁矿石对于钢铁行业的影响,煤炭对于发电行业的影响,等等。这些产业上游的定价权甚至是产业控制力,在资本过剩的今天,已经清晰形成并且逐渐稳定。笔者深信,即便是摈弃疫情因素的波动影响,今后这种影响力也会存在,只是幅度、水平和强度不同的问题。

作为战略性政策的研究者,笔者提出并且讨论这些所谓“产业上游“理论的因由,并非是基于对学术理论的兴趣,重点还是在战略性政策本体。因为“产业上游”理论对于战略性政策是存在重大影响的,具体表现在:

首先是贸易战工具的选择,不能简单依赖经济学分析,经济学分析认定的“有力工具”,未必就是真的。

其次是通胀控制的问题,不同的社会类型,会有不同的价格反映,这其中同样不能像传统经济学所鼓吹的那样,什么“钱多了就通胀”,以普世常识为基础搞“一刀切”的政策,而是要根据社会类型来定义政策。

第三,社会分型理论支持了“共同富裕”的基本原则方向,支持了社会转型的必要性。只有从生产型社会转向消费型社会,中产阶级才能成长,“共同富裕”才能落地。

第四,地方政府的资源税收,在“产业上游”理论的支持下是有前景的,尤其是作为资源输出地的地方政府,资源税收有条件成为有力的财政手段。

第五,“产业上游”理论对于绿色及其生态政策,明显存在多种而复杂的影响。

第六,“产业上游”理论对于产业投资的趋势存在影响,鼓励产业投资布局于资源行业。

第七,“产业上游”理论对于产业布局存在有重大影响,很多行业因为价格的变化,势必要调整布局,该投资的投资,该撤离的撤离,因而外资的撤离,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可以理解的现象。

由上可见,“产业上游”理论对于国家的战略性政策存在很大的影响,对于国民经济的繁荣和稳定关系重大。很多问题看似简单,但在实际政策操作中,如果受到舆论以及所谓“常识”的盲目左右,则有可能陷于“先高兴、后痛苦”的被动境地。

“产业上游”理论解释了在资本过剩条件下,由于大量资本投入导致需求爆发,在刺激消费端的同时,导致上游生产端拥有更大的定价权和话语权的现象。认识并理解“产业上游”理论,对于国家的战略性政策存在很大的影响,对于国民经济的繁荣和稳定关系重大。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 the end —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