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涨24%,美国房价飙升后的全球货币政策走向?-杏鑫娱乐

暴涨24%,美国房价飙升后的全球货币政策走向?
  •  2021-06-24

导语

当地时间6月22日,美国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公布了5月数据。数据显示,5月美国成屋销售中位价同比上涨23.6%,至35.03万美元的历史新高,全国每个地区的成屋销售价格都出现上涨。该同比涨幅也是1999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大涨幅,也是自2012 年 3 月以来连续 111 个月同比增长。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美国房价大幅攀升是受美联储超低利率与政府高额新冠疫情补贴等因素的影响。对于美国房价未来走势,美国银行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美国住房市场供需严重失衡,逐渐正常化将是漫长过程,预计高房价会持续一段时间。有经济学家认为,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如何演进将成为影响美国房地产市场走势的一个重要变量。

——

去年全球经济遭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强烈冲击,正因如此,以美联储为主的各国央行都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以缓解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并帮助全球经济走向复苏。这使得全球流动性宽松的局面进一步加剧。今年以来,随着疫情影响的逐渐减退,全球经济正在快速恢复,与此同时,持续货币宽松带来的通胀担忧也随之出现,上述房价飙升即通胀担忧的表现之一。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注意到,经济恢复和通胀上升的双重压力,正使得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开始走向分化。

就一季度的情况而言,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的政策分化已经十分明显。

美联储、欧洲央行已经明确了继续坚持宽松政策不变的态度,日本预计也会保持利率政策不变。加拿大作为g7国家第一个缩减宽松力度的国家,仍坚持利率政策不变,不过对于宽松的规模有所缩减。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都提到在2023年之前不会加息,但会采取相应的缩减qe的规模以实现过渡。

与之相反,新兴市场国家的一些经济体已经开启了加息的步伐,推动货币政策转变。一季度,巴西、土耳其、俄罗斯先后加息,成为疫情以来首先进入加息周期的经济体。其实,土耳其和俄罗斯都已经经历了至少两轮的加息,以应对本国高企的通胀水平。近期土耳其的通胀水平已经突破15%,巴西、俄罗斯通胀水平也达到5%以上。印度、马来西亚、泰国等新兴市场指标均显示,市场对于货币政策收紧预期正在增强。

决定货币政策调整的依据,自然是通胀。

世界银行近日表示,在首季经济强劲增长推动下,今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预计将维持在当前水平附近。世银预计,今年平均能源价格将年增三分一以上,同时预计金属价格将攀升30%,其中受建筑及消费品需求强劲提振,铜价今年料平均涨38%。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近日表示,经济增强以及供应紧张推高部分行业的价格水平,将导致美国经济今年暂时出现“略高的”通货膨胀,但美联储将致力于把超标的通胀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可以说,全球性的通胀上升将是未来一段时期一个大的趋势,这个趋势可能是温和的,也可能会很剧烈。这是全球宽松货币政策所带来的“副作用”,也是各国货币政策出现分化和转向的前提。实际上,目前市场对于通胀和货币政策趋势的分歧十分明显,争论也十分激烈。这意味着,全球央行在通胀逐渐升高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已经面临调整的“十字路口”。只是各国依据不同的实际情况,调整的步调并不一致。

目前央行政策的不同,通胀水平不同,实际上与疫情和经济复苏的分化有很大的关系。


一方面,去年的疫情带给全球经济的影响并不均衡按照imf的说法,由于经济结构、医疗保障能力的不同,疫情在去年对于不发达经济体的冲击更为严重。

另一方面,从疫情的发展来看,目前同样出现了分化的趋势。欧美等发达国家,由于疫苗普及的速度较快,疫情正逐渐受到控制。而目前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的疫情有继续蔓延,甚至不断恶化的趋势。这将导致这些国家经济增长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拉大。

后疫情时期经济恢复的情况同样有很大的差异。如imf所言,全球所有地区和收入水平不同的各组国家的复苏速度不一,这反映了疫苗普及速度、经济政策支持力度以及结构性因素(如对旅游业的依赖程度)等方面存在的显著差异。在发达经济体中,预计美国的gdp今年将超过疫情前水平,而许多其他国家在2022年才能回到疫情前水平。同样,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中国的gdp已于2020年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而许多其他国家预计需要等到2023年较晚时才能回到疫情前水平。

可以说,正是因为疫情分化、经济恢复分化带来了货币政策的分化。


不过,去年各国经济都能够在宽松刺激政策下获益,今年新兴市场国家采取加息等紧缩政策,既有国内的因素,也与美联储政策的外溢性有很大的关系。这些国家正在受到强势美元带来的“缩减恐慌”所影响。美元走强、以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为代表的市场利率的上涨,正使得国际资本从新兴市场“回归”美国,带来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外流,进一步影响到这些国家的经济恢复。

新兴市场国家加息,自然会提高本国的投资和资金成本,不利于本国经济的长期增长;不过,由于自身经济结构的缺陷和经济规模的限制,这种代价仍低于货币贬值和恶性通胀带来的影响。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认为,新兴市场提前加息预防跨境资本流出,防止通胀与货币贬值的负螺旋也是新兴市场国家逐渐启动加息潮的原因之一。从这个角度来看,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政策的调整也是被动的无奈之举,意图减缓美元上涨带来的冲击。

在安邦智库的研究人员看来,中国的情况与处于复苏初期的发达国家市场,和形势恶化的新兴市场都有所不同。

一方面,中国对于疫情的控制较好,经济也率先得到恢复;另一方面,中国国内的需求和供给较为均衡,经济“内循环”的特征较为明显。随着经济逐渐恢复,中国货币政策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见好就收”,逐步转向正常化。这使得中国经济受到美元流动性变化和国际资本流动的影响相对有限。这实际上构成了独特的第三类的正常市场。包括货币政策在内的中国宏观政策,所需要做的就是维护这个市场的稳定和活力,避免外部通胀和资本流动带来的冲击。

——

结语

在全球货币政策出现分化,全球经济和市场环境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当前中国的货币政策仍需要保持在“正常区间”,尽力维护正常的市场环境和货币的弹性,稳定对外贸易和投资,通过内生性增长来赢得市场空间。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