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岛“心脏”与未知的世界-杏鑫娱乐

世界岛“心脏”与未知的世界
  •  2021-11-12

距离阿富汗巨变已经过去将近三个月了,那一天,一位退休的六十岁信息分析专家对“阿富汗战争的最后进展”进行了长达40多个小时的专题追踪与分析,完整且清晰地向我们描述了战场第一线——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正在发生的种种,以及阿富汗局势的最可能走向。(点击查看详情)

这场阿富汗战争从2001年由小布什总统开启,历任四任美国总统,动用2.3万亿美元的资源,经过了20年的时间,但最终,在2021年8月美国做“最后撤离”的时候,因为塔利班迅速占领了喀布尔,而发生了巨大的混乱。原本已经被认为在伊拉克被美军消灭掉的isis组织,再度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由于它还与中国新疆问题缠绕在一起,因此isis不仅仅是美国的挑战,也成为中国和亚洲各国政府必须认真对待的挑战。

今后世界面对阿富汗和isis的一个首要问题,就是要了解这个以往神秘而残酷的伊斯兰组织。在我们现在的世界中,除了少数专业机构以及少数人之外,人们其实还并不了解isis,也并不十分了解猛然出现于阿富汗的塔利班,更不了解因此巨变所导致的世界将会走向何方。在这种背景下,安邦智库(anbound)创始人陈功采用历史现实主义的视角,将历史与现实对接,通过历史的大实验,用实证精神来审视历史经验,从而将阿富汗问题的讨论纳入一个纵观古今的人文框架,尽可能使其脱离各种未知的假设,并发布报告——《已知的伊斯兰国(isis)和未知的世界》。

此篇报告一经发布就受到了国内外各方的关注,在北京时间2021年10月28日下午,anbound海外研究中心——anbound research center(malaysia)举办了主题为「 世界岛地缘政治变化与全球冲击 」的内部学术交流会,与世界知名智库学者、专家就阿富汗的现状与未来可能的变化展开深入的讨论与交流。anbound马来西亚研究员兼主编谢祥锦主持了本次讨论会,参加讨论的学者还包括兰德公司(rand)亚太政策中心主任拉斐奇·多萨尼(rafiq dossani)教授、马来亚大学(马大)战略与国际研究系主任罗伊·罗杰斯(roy anthony rogers)博士,anbound东盟首席代表拿督翁忠义列席本次会谈。


谢祥锦

anbound research center (malaysia)

谢祥锦首先指出,在全球地缘政治上,阿富汗这次带来的最大变化之一就是美国从欧亚地区撤军。这不仅涉及全球地缘政治领域,也涉及国际关系。关于阿富汗议题,anbound创始人陈功先生认为,公元659年,唐朝攻灭西突厥之后,随着吐火罗的突厥王朝向唐称臣,阿富汗随之纳入了中国唐朝的版图。公元751年,唐朝在与怛逻斯战役兵败大食,失去对阿富汗地区的控制,逐渐形成了今日阿富汗的状况。

其实,早在中国“一带一路”研究的早期形成阶段,也就是“中国版新丝绸之路计划”的研究和形成阶段,在主要研究认识和结论中就已经包括如下的观点:世界岛的心脏地区就是阿富汗,而不是周边的大国,如俄罗斯、中国或者印度等。阿富汗是世界岛的中心点,谁能控制阿富汗,谁就能拥有世界岛的支配性影响力。

除此之外,阿富汗局势变化还将影响金融领域,阿富汗面临的问题也将对国际资本市场产生严重冲击和影响。由于政治介入美元政治,美国失去了在欧亚大陆地区秩序中的主导影响力,相当于美元区严重缩小。当下,没有什么比阿富汗问题更为紧要的世界性事件了。金融资本、产业转移、城市化问题、台海局势……都不如阿富汗问题那么重要。这些问题,无一不与阿富汗问题造成的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消长密切相关。

对于今后的中国来说,由于世界地缘政治结构已然发生了重大改变,因此在理论上重点应该放在陆权国家领域的合作、“世界岛”的大陆区域合作关系上,必须要优先处理好包括与伊朗、德国、最重要的就是与俄罗斯的合作。

prof. rafiq dossani

rand亚太政策中心主任

阿富汗当前局势是怎么造成?学者们的讨论,从回顾近代历史开始。多萨尼教授认为,有一些历史学家试图把70年代阿富汗的激进运动与现代的基地组织、塔利班连接起来,那是言过其实。被激进主义牵涉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塔利班信奉的原教旨主义,并非激进化,即:回归伊斯兰教教法(sharia),原教旨主义和激进主义并非一回事。

多萨尼教授进一步指出,实际上,塔利班对激进主义没有太多兴趣。控制阿富汗之后,他们更需要做的事情,乃是向阿富汗这个国家和人民提供“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良好的管理”。否则,他们的合法性将受到质疑。阿富汗人民需要,安全环境及基本需求如食物与水。目前看起来,塔利班的做法也不像原教旨主义教条那般过于严厉。他们有其它优先处理的事,也顾不上管周边国家,而激进分子会趁机潜入阿富汗国内。巴基斯坦则担心,其国内的恐怖袭击因此增多,担忧阿富汗难民涌入该国、以及贩毒方面的问题。

多萨尼教授认为,塔利班对原教旨主义的观点发生变化,对治理更为认真。他也质疑,美国控制阿富汗二十年,阿富汗还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却没有太多改善。人们担心,塔利班统治之下,阿富汗会变得更糟。教授认为结果未必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因为阿富汗已经处在最糟糕的境地了。

多萨尼教授强调,911事件之后,塔利班曾是全世界的大麻烦。现在,塔利班是区域性事务,主要是伊朗、巴基斯坦、俄罗斯、中国、中亚的问题,并不是英国、美国或者中东的问题。他的意思是,这一事件的情况整体上有变化。

教授最后说道,由于缺乏资源,塔利班处在一个困难时期。西方、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应该认识到,这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如果不向阿富汗施以援手,这个国家将会变得更加信奉原教旨主义,甚至走向激进主义;此外,还有毒品走私等问题。阿富汗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国家,民族众多,这些对其治理可能构成重大挑战。因此,一个包容性的政府,对塔利班尤为重要,尽管这并不意味着纳入所有派系和部落。只要政策得当,单一政党也可以展现良好的治理。

dr. roy anthony rogers

马来亚大学战略与国际研究系主任

图 | 阿富汗末代国王穆罕默德·查希尔·沙赫(年轻时)

罗杰斯博士则认为,1973年阿富汗王室被推翻是个转折点;之后,苏联入侵、圣战者的抵抗和其他一系列事件。

关于阿富汗局势对中亚的影响,罗杰斯博士指出,中亚、中国的新疆、巴基斯坦等地会有影响。阿富汗周边国家担忧的,并不是塔利班,而是 isis-k这种激进组织在阿富汗政治动荡的时期渗入这些国家地区。中亚国家以穆斯林人口为主,大多是世俗社会,领导人会担心激进思想在其国内传播开来,甚至影响东南亚地区的印尼、菲律宾南部。

关于塔利班的统治,罗杰斯博士认为,阿富汗的部落政治势力,这是塔利班面对的一个问题,这也关系着新政权能否稳固。塔利班本身,也非铁板一块,而是派系林立,一些相对温和,一些则保守。对于阿富汗局势的正常化,特别是与阿富汗建立贸易和外交关系,多数国家采取观望态度,需要6-12个月来观察事态的发展。在人道主义援助方面,冬季临近,阿富汗人民迫切需要毛毯、取暖器等生活必需品。

最后,罗杰斯博士谈到,国际社会有责任为阿富汗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塔利班夺回政权,全世界都不应忽视塔利班。进一步孤立利班,那样只会让阿富汗的情形变得更糟糕。

(完整版讨论内容整理后会同步更新至安邦英文杏鑫娱乐官网:,敬请期待)


声明:多萨尼教授的观点,谨代表个人,不代表兰德公司的立场。罗杰斯博士所谈,亦是个人观点,不代表马来亚大学。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 the end —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