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下令全面审查关键供应链,能解决美国芯片危机吗?-杏鑫娱乐

拜登下令全面审查关键供应链,能解决美国芯片危机吗?
  •  2021-03-22

最终分析结论丨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综合来看,美国政府看到了供应链面临的风险,美国的供应链可能的确需要修复,但要让至关重要的美国制造业重新焕发活力,只靠地缘政治建议解决不了问题,这也不是有钱投入就行。因此,要想在短期内扭转产业布局和供应链上的被动局面,对美国来说也是难度极大。

——

上个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令,要求美国联邦政府机构在100天内完成对半导体、药品及药物成分、稀土等关键矿物质、高容量电池四类关键产品供应链风险的评估,并提交政策建议报告。行政令还要求,在一年内完成对美国六大关键行业的供应链风险评估,包括国防、公共卫生、信息和通信技术、能源、交通以及农产品和食品生产行业。

拜登政府的命令是为了解决美国供应链的脆弱性和面临的风险,这里既有国家安全的考虑,也有产业与经济安全的担心。今年2月初,拜登曾表示,其团队正在为与中国进行“极端竞争”而努力。有分析人士称,近年来美国国防界和两党政界人士都强调,美国对中国稀土资源的依赖是一个潜在的战略陷阱,美国可能转向供应链多元化以避免可能出现的风险。一位白宫官员透露,在完成评估后,美国政府可能会出台政策,包括经济激励和关税方面的措施,还可能调整采购政策。

对于曾在全球芯片市场挥舞制裁大棒、大力限制中国公司的美国来说,现在自己却开始担心出现芯片供应链危机,这显得颇为讽刺。

白宫发言人普萨基不久前曾证实,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莱恩·迪斯(brian deese)曾致函台湾,希望解决汽车芯片短缺问题。路透社报道称,迪斯致函台湾当局经济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王美花,感谢台湾出力,协助解决美国车用半导体短缺的问题。除了迪斯,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也亲自出马。据披露,在迪斯与苏利文和美国车商、供应商会面后,美方就正式找上台湾。美国汽车业正仰赖白宫催促境外芯片制造商与政府供货给美国。据称,美国的经济与国安团队已经直接与台湾的制造商进行了联系。

——

在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看来,美国的困境源于低估了全球化之下的产业分工。

波士顿咨询集团(bcg)的统计显示,美国在半导体设计软件和制造设备领域分别掌握85%和50%的较高份额,但生产份额仅为12%。虽然美国拥有英特尔和高通等在全球显得强有力的企业,但在生产方面,则依赖台积电(tsmc)和韩国三星电子等海外企业。美国半导体协会也估计,全球80%的芯片产能集中在东亚。《经济学人》称,在二十世纪,全球经济的最大瓶颈位于伊朗和阿曼之间的霍尔木兹海峡,全球三分之一的液化天然气和20%的原油须从此运出,使其在国际贸易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但到了21世纪,中国台湾与韩国因其所掌握的芯片产能,将成为“21世纪的霍尔木兹海峡”。

《经济学人》的比喻十分准确地抓住了问题的关键,这也正是安邦智库一向强调的观点——地缘政治正在深刻地影响全球经济和产业发展,地缘经济正在成为当今世界经济的新特点和新工具。

——

然而,美国作为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问题的最大推手,并不能轻易就改变当前全球产业布局和供应链的结构。全球产业分工和供应链的形成,是过去数十年全球化进程发展和演化的结果。

以芯片行业为例,美国政府基于地缘政治目的,一度希望通过技术控制和霸权式的制裁禁令,就能在芯片问题上逼迫中国和全球市场“就范”。在过去几年,美国政府的“用强”还能起到不小作用。但在新冠疫情的全面冲击下,全球市场对芯片的需求出现暴发式增长,结果芯片产能空前吃紧,全球电子行业都开始争夺有限的芯片产能。

市场形势的新变化一下子打乱了美国政府的制裁部署,美国自身也陷入芯片产能供应的风险之中。穆迪曾估计,芯片供应短缺将导致通用汽车公司和福特汽车公司今年的利润下降约三分之一,并严重侵蚀利润率。业界一般估计,即使进展顺利,新增半导体产能也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建立起来,如果解决不了芯片产能问题,美国的制裁措施只会加剧市场乱局,不会起到太大作用。更需要注意的是,英特尔、高通等芯片巨头也无法解决产能不足的问题,由于在最新的高端芯片生产的投入不足,英特尔都开始将部分产能外包给台积电。这一趋势无疑是与美国政府努力的方向是背道而驰的。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 the end —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