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面对美激进加息与全球经济衰退-杏鑫娱乐

中国如何面对美激进加息与全球经济衰退
  •  2022-05-05

当地时间5月4日下午,美联储通过会议决定将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增加0.5%(即上涨50个基点),以降低美国高企的通胀率。加息后,联邦基金利率区间增至0.75%到1%。这是美联储自2000年以来最大幅度的单次加息。美联储表示打算在接下来的两次会议上以同样的幅度提高利率。

同时,美联储还宣布将启动一项缩表计划,从6月开始,每月从9万亿美元资产负债表中减少475亿美元资产负债,三个月后,每月将减少950亿美元。

随着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收紧货币政策,很多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也纷纷开启收紧货币,以应对日益飙升的通货膨胀,以及美联储加息带来的国际资本回流美元市场。目前来看,已经有韩国、加拿大、新西兰、英国等发达国家,以及阿根廷等30多个新兴市场国家启动加息。欧洲央行也在减少量化宽松,预计下半年将启动加息。未来以美元为主的国际货币将从负利率、零利率转向,而全球经济很可能出现“滞胀”和重新陷入衰退的前景。

对于处于不同经济周期和货币周期的中国而言,面临的外部货币政策风险随着美联储加快加息节奏而增强。特别是,国际经济增长和货币可能出现的“双紧缩”,不仅对国内经济带来冲击,也对中国“以我为主”的货币政策构成压力,而人民币汇率和资本流动变化将对中国经济产生日益显著的影响。

近期,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提出美联储加息对人民币汇率和跨境资本流动影响的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美联储温和有序紧缩,中国外资流入减缓,人民币升值减缓。

第二个阶段,美联储更激进加息,甚至同时会启动缩表。管涛认为这有可能造成市场风险偏好下降,驱动中国出现阶段性的资本外流,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汇率有可能有涨有跌,双向波动。

第三个阶段,如果美联储货币紧缩力度超预期,有可能会刺破资产泡沫,引发经济衰退。这一阶段中国可能难以独善其身,不排除这种情形下人民币汇率可能会重新承压。

第四个阶段,美联储货币政策重回宽松。这一变化下,人民币汇率可能再现周期性升值,并带来资本流入。

管涛认为,目前的形势正处于第二阶段开启的阶段,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压力正进一步加大,同时,今年前三个月的金融数据也显示,金融资本正从国内向外流出,使得国内汇率风险和金融市场的风险都显著增加,在第三阶段,这一压力会更大。

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曾预期,在美联储加息的情况下,将出现 ?中美利差倒挂、资本外流等情况。目前,这些问题对中国的影响有限,人民币仍有保持稳定的条件,货币政策仍有空间以推动中国经济实现“稳增长”。不过,随着时间变化,在外部形势进一步恶化的趋势下,势必会给国内经济和金融市场带来新的压力。虽然美国不一定出现衰退的情形,但越来越多的新兴市场国家已经陷入困境,对中国而言,面对的风险也会更大。因此,在“双紧缩”可能性越来越大的情况下,美元流动性的紧缺将使中国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甚至重现1997年、2008年多轮金融危机的场景,使得国内的货币政策不得不随之调整。

目前,美国的最新数据显示,其3月份通胀已经达到8.5%,为四十年来的新高。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当前近60%的发达经济体的通胀率超过5%,超半数新兴经济体通胀率高于7%。在通胀高企、地缘政治风险加剧的情况下,全球经济增长将会放缓,甚至重新陷入衰退。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表示,历史上高通胀和低失业率的共同作用导致了经济衰退,他怀疑美联储能否在不引发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找到一条让美国摆脱通胀恐慌的道路。萨默斯认为,未来两年,美国经济“硬着陆”的概率超过一半,可能达三分之二甚至更高。如果美国经济“硬着陆”,将拖累全球经济下滑,甚至再现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情况。毕竟,目前美国和发达国家的资本市场价格已经大大超过当时的水平。一旦这一情况出现,美元流动性将进一步收缩,对其他货币的影响会加大。对中国而言,这不仅意味着对外贸易面临收缩,国内资本市场也会随着美元资本外流而出现动荡,对人民币汇率带来更大压力。为应对这些更坏的情形出现,管涛建议,可以从汇率改革、人民币国际化、资本账户开放,以及外储管理和外汇管理等多个方面加以应对,以防范外部风险变化。

安邦智库的研究人员认为,为应对上述风险情景,中国最需要的还是打牢人民币稳定的基本面,尽快推动经济实现“软着陆”,这是汇率政策、利率政策以及资本管制等一系列金融政策得以立足的基础。只有经济稳,才能实现资本市场的稳定和汇率稳定,各种精细化管理政策才能起到作用。只有中国国内经济保持稳定,才能在外部环境变化加剧的情况下,形成汇率和资本流动稳定的条件。否则,中国将不得不采取加息的措施,被动跟随美联储的政策节奏。

在外部环境变化加剧,可能出现“双紧缩”的情况下,国内在政策储备和形势判断上,需要做好“防风险”的准备,估计到未来更困难的可能性。一方面要强化国内经济稳增长,尤其要做好抓抗疫与促生产的平衡,不能让政策失当导致自我经济冻结;另一方面,对市场形势要加强预判,保持政策调整的前瞻性,同时对极端情况下的汇率、货币和各种金融政策,提前研究并做好政策储备和政策组合。

在全球通胀高企、主要国家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情况下,未来全球可能出现“双紧缩”趋势。外部形势的进一步恶化,中国在坚持货币政策“以我为主”的同时,要进一步提升经济稳增长的重要性,强化对风险趋势的监控和对形势发展的预期,加强“防风险”政策的实施,以应对可能出现的不稳定局面。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