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钱看的人做不了这些事情-杏鑫娱乐

向钱看的人做不了这些事情
  •  2021-11-19

本篇文章主要整理自安邦智库(anbound)创始人陈功先生于2021年9月的内部讲话——《我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现摘选「 q8 安邦的简报到底是什么?」进行编发,以飨读者。


现在全世界的研究机构实际上都在做简报,只要够分量的研究机构都会有一个简报。几十年前安邦在做简报的时候,中国还没有什么人知道简报。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想一想简报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简报是个什么意思?又有谁知道、谁能说清楚。

简报其实是一种重点分析,是围绕重点来的,不是围绕故事来的。

什么是重点?谁能抓住重点?重点意味着什么?这是有难度的。有的人做信息分析只能说是在做做粘贴,是做不了重点分析的,就是因为你不知道重点在哪里。要做到就需要有一个体系,就要追踪、观察。你做不到追踪、观察,你就无法把握重点,没有重点当然你就做不了什么事情了,只能做做粘贴、搞搞信息。这个区别是很重要的,而其中区别的关键就在于对重点的把握和控制,简报的难度在于重点,它本身就是重点分析,全世界的研究机构在写简报的时候都会用某种形式来强调这是一种重点的分析。

简报对读者的要求比较高。

世界上的知名智库、研究机构都应当有简报,订阅它们简报的读者也都是高水平的读者,不是普通人,普通人根本看不懂,他自己也不知道重点在哪里,他对整个事情是不知道的,是含糊的,是朦朦胧胧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只告诉他一个点,那他怎么清楚,他一定要知道一个全局性的概念,所以实际上你可以通过对简报的业务的理解、对简报范式的理解,就可以进行区分。

有一类人是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这批人会想要一个全局性的东西,因为他是迷糊的状态,需要知道一个大概级别,这就是一种全局性的了解,这是一种人。

还有一种人是对事情有把握的,在中国他们都是很高层的领导干部,他们对什么样的事情是有了解的,有的对背景很清楚,有的对进展很清楚,这些人他们更关心的就是重点:新的重点是什么?过去的重点有什么变化?等等。这些是他们紧盯的形势发展所必需的材料,因此要给的就是重点。安邦就是在这两种人当中为后边的这类人提供服务的,他们需要的就是一种重点分析。

我想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从基本需求的角度来看,事情都是一样的。一种是有准备的人,另外一种是没有准备的人。这两种人要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一定要清楚和明白,否则别人给你一个反馈、给你一个问题,就不明白、就不理解了。如果把所有这些人都视为是同一种人,那显然就错了。简报是为了有准备的人而提供的服务,它是一种重点分析。

简报的未来前景不容低估。

简报,实际上就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纸媒。在历史上,很多国家的大政方针也是由简报决定的。比如美国,就有“总统每日简报(president's daily briefing)”这样的一个简报,无论你是哪一任总统都要看,这种简报带来的影响力绝对不容低估。那么,这种简报业务的发展可能会导致什么样的前景呢?我们很多人因为有很多竞争者,所以对未来安邦的简报业务持有灰心丧气的态度。我觉得这种情况说明自己没有看清形势和趋势。从现在互联网社会的发展、迅速的社会扁平化、传统互联网的娱乐化来看,还需要第三极,第三极就意味着需要一种专业的、技术性的、可信赖的一极,只有这样的一极才能够搞清自己的价值取向,自己才能有个标签,应该知道自己相信谁,这样就可以决定自己的立场,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儿。

千禧一代和未来的年轻人并不会是因为有了互联网,就不需要这样的东西了,我觉得正相反,他们更加需要,因为信息更加碎片化,他们更需要得到一些专业性帮助,严肃的、认真的、可信赖的帮助。就此而言,我觉得这一定会导致简报业务迅速膨胀。我个人认为,可能未来的简报业务不是一两个亿的事情,可能是十个亿甚至是上百亿的规模。整个市场的规模是现实的、客观的,只要看看目前其它互联网企业的市值、营业额,就知道这个需求是非常强烈、庞大的,而且还会产生附带的各种各样的需求。当这股洪流形成的时候,它的规模一定会让人吃惊的。这个就是简报业务的未来。这是真正的未来。所以,不要低估这种严肃的、分析性的、综合性的简报。

这里有两张照片,一张是上世纪70年代,美国卡特总统正在听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的简报汇报;另一张是奥巴马总统,同样是在听总统安全顾问做简报汇报,中央情报局的总统每日简报。这两张照片时间跨度是40年,虽然方式一个是纸、一个是ipad,但事情是一样的,可想而知简报对决策的重要性。其实,无论是对政府还是企业,在决策中信息的作用是类似的,大家都需要信息来支持这种决策,需要一些专业机构提供信息分析,这种需求我想将永远存在,它还会往后再延续第二个40年,第三个40年,这也是我们未来的市场空间。

我一直相信这一点,因为我是干这一行的。我还可以告诉你,在市场环境中,富豪、企业家比的是钱,但做简报、做研究和预测分析的人比的是眼光,比谁的眼光独到、谁看得远,谁在几年前、几个月前、几天前就说到了今天的事情,这就不得了,这就是眼光。什么叫价值啊?有眼光才有价值。所以一个是比钱,一个是比眼光,两者不能混淆。正因为不能混淆,才会有简报的价值。我相信,这些向总统做简报的这些研究人员,绝对不是一切向钱看的人。如果是一切向钱看的人,他做不了这些事情,他不可能做几十年这样的事情。

拓展阅读: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