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并不是口袋公园的主角-杏鑫娱乐

“设计”并不是口袋公园的主角

近日,住建部发布关于推动“口袋公园”建设的通知,提出每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力争2022年内建成不少于40个“口袋公园”,充分考虑周边群众需求,增加活动场地,落实适老化和适儿化等要求。

“口袋公园”其实就是袖珍公园,即利用城市闲置地、边角地、零星空地等,通过栽植树木,铺设园路,增加座椅、廊架等建成的对公众免费开放的城市绿地。早在上世纪,安邦智库(anbound)创始人陈功先生自英国考察归来后就曾提出,我国需要大力发展袖珍公园,并要善用街边、余角,包括规划项目切角来进行建设。本期将进一步阐述建设口袋公园对我国现阶段城市更新的意义,以及建设口袋公园的核心是什么。

作为大中型公园的补充,利用“边角料”改造而成的“口袋公园”,可以盘活闲置资源,增加城市的颜值和绿度,拓展群众的公共活动空间。“口袋公园”的优势在于就近满足群众需求,让群众有了家门口的休闲好去处,既方便,又能够满足休憩、健身等多种需求。

1967年5月23日,美国纽约53号大街的佩雷公园(paley park)正式开园,标志着口袋公园的诞生。它在规模和功能上很好地响应了曼哈顿的条件,虽然只有390平方米,但这并不妨碍它的年平均面积游客量远超纽约中央公园,更不妨碍它成为至今为人称颂的经典。佩雷公园的成功得益于尽量多的绿色植物、户外的休息座椅、明确的视觉中心、自然的环境等四个关键要素。

对于口袋公园而言,设计不是主角,城市以及城市里那些真正值得沉淀下来的东西,人的情感、记忆、故事,才是主角。

一直以来,人们都在讨论社区的陌生化问题。随着街道原住居民的流动,以前那种街坊院落之间的“熟人社会”不复存在,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更加疏远,口袋公园存在的更深层次意义是,可以在陌生的居民之间实现连接,促进社区交往、社区复兴。例如口袋公园中小吃餐车、套圈游戏、花鸟市场、乐团演奏、棋牌活动都是加强社区交往、促进社区复兴的有力媒介。而且,有时口袋公园空间的非规划性反而使人们对其的利用达到最优化。比如在公园的出入口处、茂盛的树木旁,很快就会有人在下面聚集,或者摆摊。这时人的活动会跟自然形成一种有机的融合。但遗憾的是,为了便于运营和管理,很多城市中大量的口袋公园中绿地是被围住的,限制了使用。

因此各地在建设口袋公园的过程中,特别要注意城市口袋公园不仅是对城市绿化覆盖率的提升、对城市形象的展示,更重要地在于口袋公园作为公共空间是为人服务的,充分发挥人的主角作用,实现口袋公园可被参与的“实用性”才是意义所在。

了解更多城市建设与更新的内容,欢迎咨询安邦智库(anbound)城市研究中心: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