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安邦“三位一体”中美摩擦论,有多少已经成为了现实?-杏鑫娱乐

回溯安邦“三位一体”中美摩擦论,有多少已经成为了现实?
  •  2020-07-10

据cnbc报道,国务卿蓬佩奥表示考虑禁止民众使用海外版抖音tiktok。在蓬佩奥表示考虑禁止tiktok的第二天,美国特朗普总统也表明正在考虑禁止tikitok海外版的相关事宜。

如果美国对抖音等中国应用颁布禁令,这将是中国应用产品在海外市场遭遇的第二次重大挫败。印度日前发布禁令,58种来自中国的应用产品在印度全国商店下架,其中包括抖音、微信等中国最流行的社媒体。

安邦智库作为一个专业的信息分析机构,其实早在两年前中美贸易摩擦中就看出了端倪。在我们看来美国对中国经济的限制不仅会表现在贸易上,同时还会表现在关税、科技、金融等方面。

所以,目前美国政府针对中国社交媒体的制裁方案也再一次印证了安邦之前所预警的“中美三位一体”摩擦中的金融企业制裁。

我们可以看出,中美两国之间的战略竞争,经历新冠疫情之后,已由原本的贸易战、科技战,进一步蔓延至金融领域。一方面,美国不断将中国企业列入制裁实体清单,隔断中国企业使用国际金融的结算体系。另一方面,中美之间审计问题的争议在不断激化。

目前来说中美之间的三位一体争端是不可避免的了,但此次针对中国企业的禁令将进一步将美国对中国的“金融制裁”走向制度化。这样就意味着,中美金融摩擦将会给诸多中国企业带来国际市场上的影响,同时也影响着他们背后母公司在海外的上市梦想。

安邦智库的跨国研究团队,在对“金融摩擦”的演变进行分析后认为,目前中美金融脱钩已经走向制度化,正在逐步构建美国对中国的“隔离”制度。这意味着,一旦美国相关法律陆续建立并生效实施,美国未来的金融脱钩都已经确立,则不论特朗普能否连任,美国政府在金融领域对中国的政策都难以实现短期的逆转。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中美金融脱钩的制度化还在于,美国不断指责中国的制度,希望拆掉中国的制度,从而弱化中国金融市场和金融行业的竞争能力。美国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的重点在于,如果在美国上市的公司雇佣非美国监管的会计公司,导致美国监管机构无法审计其财务报告,法规要求涉及的公司证明不受外国政府所有并控制,最后的决定权赋予了美国证监会(sec)。

而根据pcaob(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的规定,从2020年后,在其无法实施审计检查的区域,相关会计公司不得在pcaob注册,也就无法向美国上市公司提供服务。pcaob承认,其缺乏在中国大陆和香港注册的pcaob审计事务所的检查能力。

因此,如果中概股不想被摘牌,则不能聘请中国的会计师,包括“四大”在中国的会计师,进行审计。但中概股公司如果聘请美国的会计师到中国进行审计,则同样面临法律上的困难,涉及到中国的审计主权。这需要中国开放相关的内部审计业务给美国pcaob,意味着在审计和会计制度方面,中国的会计师需要听命于美国政府,等于拆除了中国自身的会计和监管制度。

那么如果美国现在的目标是对中国金融界的制裁,那么是否代表其他两个方面(关税和科技)的制裁将会弱化?

在安邦智库看来,三部曲并非相互分割、单独出现的三种博弈,而是共同构成了“三位一体”的整体系统,只不过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领域,中美“三位一体”的博弈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从公共政策研究和决策角度来看,对中美关系的这种整体认识十分重要,有助于理性地、相对准确地把握中美关系的实质和变化趋势。

为什么中美发端于贸易领域的纷争,会演化为“三位一体”的复杂博弈?为什么我们说具体的贸易摩擦是有起始的,但中美贸易摩擦则会长期化?

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安邦智库的智库学者在2018年4月份所分析,美国对中国的长期战略发生了变化,中国已经被美国视为长期战略竞争对手,这是在“二战”结束以来,美国继冷战、反恐之后面临的第三个历史阶段,而美国在这个历史阶段的使命,就是去应对长期战略对手的竞争,首当其冲者就是中国。

在这个历史背景下来分析美国与中国“三位一体”的竞争博弈,无论是关税战、企业战还是金融战,其大目标都是在应对中国崛起对现有世界形成的一种“挑战”。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态度,就是西方世界对中国崛起的一种反弹。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看来,中国的崛起不仅是在经济上变得强大,还对全球既有秩序形成了挑战,中国在其他方面也有更多收获,比如通过“一带一路”来获利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利益,对部分国际资源保持一定的控制,对重要的海上通道保持适度的控制。西方国家甚至还认为,中国对外的文化交流、人文沟通,也是在构建和扩张中国的国际影响力。

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担忧与对策,在历史上也有类似的呈现。著名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里奥认为,中美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让人回想起历史时期,全球秩序的世界强国受到崛起强国的挑战。达里奥认为,中国目前的轨迹就好比过去荷兰人、英国人和最近美国人的崛起,开始对全球经济有某种主导作用。达利奥称,“你不想和荷兰人一起投资荷兰帝国吗?你不想投资工业革命和大英帝国吗?你不想投资美国和美国帝国吗?我认为它(指中国)具有可比性。

”在当前贸易战的背景下,达利奥坚持对多元化的信念,尽管存在投资中国的风险,但仍可以找到增长的地方做正确的事情,“我相信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中国企业是美国企业或世界各地其他企业的竞争对手。”达里奥认为,世界秩序在发生重组,中国和美国都会在其中调整自己的位置。

标签 :  

用户名:
密码: